时二

这里时二,是个脑洞一堆,但是懒得码文的咸鱼写手和假的coser。还是个不务正业的咸鱼翻译,个人能力有限,很难翻译出令人惊叹的文章,望谅解。

主小滑冰/小英雄/....

主c绿谷,是个没点亮化妆技能吃藕渣渣【嘤嘤嘤】

小滑冰:
维勇√ 勇维√ all勇√ 奥尤√

小英雄:
轰出√ 胜出√ 切爆√

雷点:
维尤❌

是个沙雕网友和勇利、维克秃厨【我真的是粉】

大概不定期传脑洞,望太太们能采用

【无授权翻译】Falling For Your Charms【Reiya】

注意:    

授权泡汤了,如果愿意看第二章,加群吧,我翻译完后会发群里的.....qaqqqqqqqqqqqq群号904169444

1、原作者:Reiya

2、本章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584572/chapters/26033625

3、个人能力有限,本来就是为了自己看而翻译的,如果嫌弃翻译有些的不对的话,请去原地址看吧

4、如果有什么翻译错了的地方或者不通顺的地方请私聊我,我会改的,谢谢

6、估计国庆后会重修部分地方,最近比较忙没什么修正的时间,如果有太太发现不对,请评论或者私聊我,谢谢!

还有就是喜欢请去原地址支持原作者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请开始看吧quqqqqqqqqqqqqqqq

第一章

 

YuuriKatsuki had a problem.

 

事实上,胜生勇利他有不少的问题。

 

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有声望的魔法学校之一教课的第二年,然而总有那么几天他醒过来时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害怕自己会毁了这一切……;这是学年开始的前一天晚上,但是他的课程计划仍然是一团糟……;尽管有了魔法的帮助,但他仍然不能做出和他母亲做的一样完美的炸猪排盖饭;他给家里写的信也许没有他应该写的那么多……

 

客观上看,他的生活中存在着很多的问题。

 

然而,相比起最亟需解决的问题,所有的这些问题都相形见绌。而那个问题是……

 

强壮的手臂出人意料地从背后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让勇利从自己的思想中惊醒过来。他发出了一声惊呼,被吓了一跳,差点将自己面前的南瓜汁碰倒。随即他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一阵低笑,那个出其不意吓到他的那个人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维克托”

 

维克托没有回应只是又笑了笑,笑容灿烂地看着勇利坐着的教师桌,然后优雅地坐在了他身旁的空凳子上。勇利相当肯定他听到了聚集在大厅中的其他人们发出了渴望的叹息,当维克托这么做的时候。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每个人都迷恋维克托和他做的一切事。这对他自己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帮助。

 

你瞧,胜生勇利的首要问题就是这个,他完全爱上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而他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所有人也是这样

 

这不足为奇,维克托所到之处令人仰慕,从他著名的学生时代到他在咒语发明上享有声望的行为,还有他天生善于教学的能力。再加上他那不公平的美貌——被复杂的丝线扎着的银色长发,锋利的颧骨,锐利的蓝眼睛都为他增添了自然的魅力,这是一个致命的组合。没有人能抗拒他,勇利亦是如此。

 

如果全世界都怜悯他,他就不必这样做了。他们也许会合作,但是维克托有一个他自己的团体,他没有必要用自己的存在来美化勇利。而勇利可能就是这样偷偷注意和羡慕着‘远处’的维克托。

 

然而,他的生活并不是那样的。

 

去年当勇利来到霍格沃兹的时候,刚取得资格,对第一年的教学感到恐惧的他几乎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他把自己锁在了教室里仔细研究着教案,只有吃饭的时候才露面。他在远处为维克托以及很大一部分的学生和老师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过着他普通的生活。他们也许都是老师,但是他们的道路上很少有相交的时候,勇利也从来都没有主动去接近过他。

 

然后,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第二学期的时候,一切都突然变了。勇利自寒假回来后发现维克托突然变得无处不在。会在他的教室外面等他;会在吃饭的时候坐在他身边;会邀请他一起批阅试卷;会闯入勇利的课上只是为了有机会戏弄他。勇利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了维克托的改变但维克托一直非常的真诚和有魅力,宣称他有责任让勇利融入城堡中的生活并引导他度过他当教师的第一年。

 

这是一个难以让人拒绝的情况,勇利尝试压制住那些对他来说并不熟悉的浪漫的情感,单纯地享受这令人意想不到的陪伴。他可能对他的老师有很大的好感,但他们首先是同事,他不想让维克托感到不舒服而把他推开。勇利知道维克托必须与那些一直被他吸引的人打交道。他最好隐藏著自己的感情,不要让某些愚蠢的事情在这个迅速变成意想不到的友谊的之间发生。

 

于是他压下了自己对维克托的感情,接受了和维克托一起度过时光的无止尽的邀请,现在他们来了。新的学年开始了,他们在大厅里等待着新生宴会的开始,在分开了一个夏天之后,维克托笑容灿烂地看着勇利。

 

“维克托好啊”勇利尝试将他的声音尽可能地保持平稳。让勇利惊讶已经成为了维克托最喜欢的消遣之一,但勇利知道另一个人不知道他脸上快速增长的红晕不仅仅是因为尴尬。他想要继续保持这样。

 

“你夏天过得好吗?”他补充道。维克托戏剧性地叹了口气,微低头用手托着下巴,一脸悲伤地看着勇利。

 

“不”他说道,脸上显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太枯燥了!当我离开的时候,我就想念我最喜欢的教授。”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还眨了眨眼睛,勇利能感觉到他的脸颊变得更热了。自从一年前维克托将他当新老师照顾以来,他们之间的相处一直都是这样。维克托喜欢戏弄他,每次他能让勇利脸红的时候,都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在勇利的另一边,他听到了一个令人窒息的噪音——披集在吸了一半的酒的时候听到了这番话,大约是被呛到了,咳嗽,吐沫四溅,想要把肺里的液体清出来。

 

另一个在勇利逐渐增加的问题列表中的就是这个。

 

披集多年来一直是他最好的朋友,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勇利对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强烈迷恋。当勇利还在为他的第一年教学做准备的时候,披集已经开了很多个关于勇利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引诱维克托的笑话,现在他们将一起住在同一个城堡里,这让勇利感到很尴尬。虽然他几乎把他第一年发生过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披集,包括他和维克托现在已经相识的事实,但他也许忽略了一点,没有提到过他和维克托在那段时间里变得有多么友好。

 

但这个秘密最终还是被揭开了。尤其是现在,披集今年也来到了霍格沃茨,虽说他现在还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师,但正在学习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在学校接受一年的实践经验培训。勇利对这个消息非常激动,他最希望的就是他的朋友能和他一起工作。但这确实意味着,披集现在坐在火车残骸的前排——这是他现在的生活,他越来越不顾一切地试图掩饰着自己对一位同事的感情,而这位同事却成了他意想不到的朋友。

 

看起来维克托最终也意识到了披集坐在了勇利身边,他好奇地转向披集。

 

“你一定就是新来的吧?”他问道,披集点了点头作为回答。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维克托说着,伸出了一只手跟披集握手,“我教魔咒课”

 

“披集·朱拉暖”披集回答道,握住维克托伸出的手一直笑着,“麻瓜研究学”

 

维克托转过身来,张了张嘴打算说些什么但是在他要说什么的时候,Cialdini校长站了起来,大厅内一片寂静。四排学生安静地坐在各自学院的桌子旁,大厅前的教师桌也安静了下来。勇利感谢梅林在适当的时候能够让他分心。

 

校长的欢迎演讲正是勇利所期望的。欢迎同学们回到学校学习一年,介绍新老师——在他们之间的披集,并宣布开始分院。

 

勇利为所有的新生鼓掌,当他们被分到各自的学院和当分院终于结束时。维克托又转向他,脸上带着戏弄的笑容。

 

“嘿!你们的桌子今年看上去有点空。”他开玩笑地说着,朝着斯莱特林的桌子点点头,在分院结束后,它确实比维克托自己的赫夫帕夫的少了一点。

 

尽管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之间可能变得友好了,但有关学院仍然是一件严肃的事情,甚至在老师之间也是如此。他和维克托意想不到的友谊经常演变成一种友好的对抗,当他们各自的学院参与进来的时候,勇利不想接受这种嘲笑。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今年不会在魁地奇和学院杯上击败你们。”他还击了,维克托对他声音里的轻微挑衅感到好笑地笑了。

 

“去年不是格兰芬多队赢了吗?”披集突然天真地说道,他们同时转身怒视着他。这是他们俩的痛处。作为学院的院长,他们的学生赢得魁地奇或学院杯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而他们前一年却都输给了格兰芬多,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打击。披集,作为一个前格兰芬多学生,看起来很得意。

 

随着今年的分院已经结束,大家都被分到了各自新的学院,宴会开始了。装满食物的金盘子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全都在狼吞虎咽地吃着,大厅里充满了喋喋不休的噪音。

 

在吃饭的时候,他们开始轻松地交谈起来,随着他们越来越熟,披集和维克托礼貌地探讨了各自的生活,而勇利坐在他们中间,嘴里则塞满了食物。在他们谈话的时候,维克托把整个夏天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用狂野的手势热情详细地描述了一切,勇利听着,用他自己的、远没有那么有趣的故事作了回答。披集看着他们俩,脸上露出的笑容太飘飘然了,以至于勇利都不喜欢。

 

当校长最后结束晚宴时,维克托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转身给了勇利了一个微笑。

 

“我们明天见,”他最后说的时候抛给勇利一个媚眼,然后转身跟着人群走出了大厅。勇利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心微微一颤,他压下自己心中少许地悸动,转身回到披集边上,看见他正期待地望着自己。

 

“怎么了?”勇利问道,尽管他知道披集在想些什么。而披集只是挑了挑眉。

 

“来吧,勇利” 他说,声音听起来有点恼怒,“你知道怎么了,你们两个对两个‘同事’似乎非常友好。有什么事你没有告诉我吗?“

 

“当然不是!” 勇利大声说,几乎想要嘲笑披集语气的含意。维克托可能对他很友好,但他对每个人都很友好。他可能在去年任命自己为勇利的非正式的指导员,当时勇利还很新,对自己很不确定,但他们之间只是友好而已,没有其他更多。维克托身边有数百人对他着迷,他不需要和别人打交道。

 

“真的?”披集听起来有些不相信,“我们说的是同一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那个你在学校的时候曾经迷恋过的人?”

 

“披集!”勇利紧张地看着周围示意披集的声音小一点,幸运的是,其他的老师似乎都在关注着学生们,但贾科梅蒂教授站得很近,很危险,勇利最不想他无意中听到他们的谈话。

 

“怎么了,这是真的,不是吗?”披集说道,不过他的声音现在安静了一些。

 

“是的,好吧,我是曾经迷恋过他,”勇利承认。披集挑起眉毛,他让步了,“好吧,也许我还是有点喜欢他。但每个人都是如此,那时他们也是,我并没有那么特别。”

 

披集是在维克托离校后来到了学校,但他也听到了这个故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时候是学生们心中的神,在他最终毕业的时候,他已经成功地迷住了城堡里的每一个人。

 

有一些人是拜倒在了他的媚娃血统下,但勇利知道,即使没有他的祖先给他的自然的吸引力,结果仍然会是一样的。帅气潇洒的魁地奇队长深受学生与老师们的喜爱,连续五年为赫夫帕夫赢得了魁地奇比赛的冠军,如果最后一年的三强争霸赛没有意外的话。他也许会六连冠。维克托被选为霍格沃兹的冠军,他也确实赢了。很明显,几乎学校里的每一个人都爱上了他。

 

相比之下,勇利曾是一个胆怯的孩子,在这样一个陌生的新世界中挣扎着寻找着自己的位置。他来自一个麻瓜家庭,魔法世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不同的,陌生的,他努力在这之中挣扎着。他的朋友优子在第一学期的时候就把他拉出来看他的第一场魁地奇比赛,试图给他介绍更多关于魔法世界的东西,从那时起他就一直敬畏着维克托。维克托在勇利前方的空中显得那么优雅,他寻找金色飞贼的时候他的扫帚也不停地在原地打转,勇利没有办法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最终维克托成功地将金色飞贼紧紧地攥着手里,勇利的欢呼声最为响亮。

 

在那之后,勇利完全被维克托迷住了。他参加了维克托的每一场魁地奇比赛,当他为别的学院鼓掌的时候,他得到了别人奇怪的关注。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维克托的崇拜也与日俱增,勇利也开始渴望被维克托注意到。

 

勇利开始加倍训练,想要有一天能在魁地奇比赛上有足够的实力面对维克托。但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尽管在斯莱特林的比赛上他的能力变得更好了,这个梦想却从来没有实现过。

 

当他终于组建好队伍的时候,维克托已经毕业了,离开了学校,永远不知道勇利是谁。勇利学生生涯的魁地奇比赛并不是很平常,但他始终没有达到过维克托的传奇地位。

 

维克托离开后,他把童年时对他的仰慕之情抛之脑后,多年来他一直认为,即使没有消失,那也是一种成功的遗忘。但后来他接受了霍格沃茨的一个教学职位,这一次情况比以前更糟了。现在维克托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圆滑,更加迷人,从勇利再次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勇利就仿佛已经离开了。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维克托坚定地决定把自己投入勇利的生活,而从远处看,这曾经只是一种单纯的迷恋,现在却变得难以控制了。维克多善良,风趣,爱笑,善于与他人交谈,勇利又一次重重地“摔倒在地”。但维克多永远不会知道。这可能会破坏他们之间的友谊,而勇利不会为这个世界冒险,事实上他已经足够幸运。

 

“是的,是的”披集轻蔑地说,将他的话挥开了,“每个人都喜欢尼基福罗夫,我知道这个。但你是真的喜欢他,而且从我刚刚看到的那些来看,他看起来也喜欢你。这可比你在信中告诉我的要多得多”

 

“我知道”勇利回答道。他还在试图弄清一个事实,那就是像维克托这样的人选择了和自己这样的人共度时光。当他还不太清楚原因的时候,向披集提起这件事似乎是在玩命。“我们是……朋友?我猜?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朋友。”

 

“当然”披集说,声音中充满了不相信,“朋友”

 

他给了勇利一个锐利的眼神,勇利回望着,拒绝率先打破这个局面。最后,披集又开口了。

 

“不管怎么样,这是怎么回事?”他接着说,“在我来之前,你已经在这里教了整整一年,你没有一次写信告诉过我,你和尼基福罗夫教授已经成为朋友的事情”

 

“就……这样?”勇利回答,他自己其实也不太确定。如果他是独自一人的话,他会远远地躲开维克托的道路,在那里感情和工作不能混为一谈,维克托甚至可能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正是因为维克托奇怪地坚持要跟他一起度过时光,才使得他完全融入了勇利的生活中。

 

当勇利在说的时候,披集的眉毛快扬到发际线了,他哼了一声,难以置信地摇晃着脑袋。

 

“朋友。”他又说了一遍,笑着调整了语气。勇利明白他的意思。维克托是一个非常深情的人,人们很容易把他自然的肢体触碰误以为成别的东西,但维克托就是这样的人。

 

“好吧,他做好不要代替你最好的朋友,勇利,你知道这是为我准备的②”披集笑着补充道。

 

(题外话:②【你知道这是为我准备的】解释一下,如果有人没看懂的话。【这是为我准备的】中这指代的是【BestFriend】这个词,披集的意思大概是指,勇利最好的朋友是他,不要让维克托代替了这个身份)

 

“当然。”勇利也微笑着同意了。当优子和西郡在他五年级的时候毕业了后,他感觉自己很孤独。不过之后披集闯入了他的生活,不肯离开,从那时起,他们就成了亲密的伙伴。而他也不会以其他任何方式得到它。无论他在和披集分开后与维克托发生了什么,都不会有人能把披集从那个位置挤开。

 

“我们可能该回去上床睡觉了。”勇利指了指周围迅速清空的大厅。学期将在第二天开始,他们两个都有课要教。

 

“不”披集回答道,抓住勇利的胳膊,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我来你的办公室是为了一些最佳的好友时间,你要告诉我你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如何成为朋友的。”

 

 

 

 

                          ————————————————

 

 

 

 

第二天,勇利很紧张,开学后的第一节课总是令人心惊胆战的。教下一代魔法学生是一个巨大的责任,也是勇利经常深切感受到的责任。

 

幸运的是,他的第一节课完全是由紧张的一年级新生组成的,他们之中的一些人在他们的生活中从来没有使用过魔杖。勇利很享受教新生的过程,他们常常会全神贯注地倾听他说的每一个字。当他在课快结束时,演示高级变形魔法变成了一只贵宾犬,总是会有一阵喜悦的惊呼声。

 

他在给新生教的课也是相当简单。变形术有可能被认为是一个很困难的课程,但将火柴变成针是个不具有挑战性的魔法,旨在帮助他们了解基本知识,仅此而已。第一个小时是用来鼓励紧张的11岁的孩子和纠正任何不幸事故的发生。到最后,其中几根火柴棒看起来比开始时更有金属感和尖利,勇利认为这是成功的。

 

然而第二个小时是更具有挑战性的,这一次他的班级完全由七年级的学生组成,他们每个人都准备着NEWTs考试,需要更高级的教学。

 

“在我们开始前,有人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吗?”他看着现在许多熟悉的面孔,向全班人问道。去年教过他们之后,勇利知道他们都很棒,他们对他也足够熟悉,放下了他们最初对新老师的戒心。

 

赫夫帕夫的找球手和级长奥塔别克先提问了。

 

“为了测试我们需要学习什么水平的魔法”他问道,表情严肃。奥塔别克是一个好学生,大多时间都很安静和冷淡但是勇利在魁地奇的场地中见到过他。他是赫夫帕夫勉强挤到第二名的原因,只以少数分数低于格兰芬多。

 

这个问题占用了他们几分钟,勇利解释了他们要学习的教材部分,并给出了一年课程的基本大纲。当全班最后看起来很满意的时候,看起来有一点紧张,另一个学生举手了。

 

“昨晚坐在你身边的新教授是谁?”她问,语气很好奇,“我认为我们已经有一个麻瓜研究学教授了。”

 

“那是朱拉暖教授。”勇利解释道,听到教室里传来一阵有趣的声音。披集可能在两年前就离开了学校,但他的名字在某些圈子里还是比较有名的。他七年级的麻瓜研究项目是学校现在有wifi的原因,”他将花一整年的时间来训练他的教学学位。”

 

勇利知道披集真正的激情在于发明,将麻瓜和魔法融合在一起,创造出新颖的创意。但教书是一种工作保障,也是在这条道路上的一个良好开端。切莱斯蒂诺已经向他承诺,一旦他完成培训,他就会得到一份工作。披集可以在空闲时间发明,而勇利可以和他最好的朋友保持亲密关系。他只感到遗憾的是,披集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完全胜任他的工作,而且他还能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上。

 

之后还有一些问题,主要都是关于即将到来考试和课程。最后,似乎没有人要问问题了,但在他还没来得及往前走,最后一个同学举起了他的手,他的脸上掠过一丝傻笑。

 

“你有什么问题吗?”勇利问,那个学生点了点头,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变过。

 

“尼基福罗夫教授单身吗?”他问道,勇利觉得自己的嘴巴因为吃惊而张得大大的,房间里开始充满了低沉的咯咯笑声。

 

“这个问题……有些不太合适……”他气呼呼地说着,知道他的脸上因为尴尬而变得通红,他想要颜色赶紧褪下去,“尼基福罗夫教授的私人生活与你们无关。”

 

“那您现在单身吗?”另一位学生插话。勇利开始后悔让学生提问了。

 

“就像我刚刚说过的,这个问题不恰当。” 他斩钉截铁地说着,把自己的窘态压了下来,尽量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脸上仍然是鲜红的。“我建议你们不要再问这样的问题了,除非你们想要我扣除你们的学院分。”

 

被关在一个满是闲言碎语的青少年的城堡里有时会是一种诅咒,这并不是学生第一次询问老师的私生活。任何一点流言蜚语都被人们如饥似渴地一网打尽,总有一些捣乱分子想要找出一些有趣的新信息来分享。虽然勇利很确定有更多的人会对维克托的单身感兴趣而不是他的单身感兴趣。

 

他决定尽快开始上课,最后布置了学期的第一篇论文,结束了这节课。当他这样做时,全班学生都在呻吟,但他不会同情他们。NEWTs的变形是出了名的难通过,他必须确保全班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希望这些意想不到的作业能让他们在将来不再问那些不舒服的问题。

 

随着课程的结束,中途有个休息时间,勇利利用这个时间终于逃离了教室。除了第二节课开始时的小插曲,到目前为止,他的课上得出奇地好。今年,他对教学的信心远远超过前一年,那时他还是个新手,总是害怕搞砸。

 

老师的休息室和他自己的休息室在同一层,他决定在那里稍作休息,沿着熟悉的走廊散步,看着学生们在他周围匆匆而过。当他快到目的地时,他看见一个熟悉的金发脑袋朝他走来,他那绿色和银色的领带标志着他是勇利自己学院的人。

 

“尤里。”他叫道,尤里抬起头,当他看到谁叫他的名字时,脸上变成了一种恼怒。勇利早就放弃期待来自牢骚满腹的人的尊重,但是他知道尤里经常在他们的背后对他的侮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干什么?”尤里厉声道,大步走向他,用一种预料之中的表情看着他。

 

“今年你要不要试试加入魁地奇球队?”勇利问道,他希望答案会是YES。尤里是一个杰出的找球手,过去赢了他们很多比赛。如果斯莱特林今年想要在魁地奇杯中有机会,他们需要他加入球队。

 

“当然。”尤里只是翻了翻眼睛,看起来很生气。“如果JJ再赢一次,我就要亲自去折磨他。”

 

“我建议你不要这么做”勇利指出这其中的坏处虽然他能理解尤里的挫折。他和学院里的其他人一样想要赢,至少当老师没有改变这一点,“除非你想打破另一向拘留记录”

 

尤里只是狠狠地看了他一眼就走了,勇利转身看着他任性的学生离开。

 

“他喜欢你,你知道的。”维克托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勇利被吓得跳了起来,发出了一种令人尴尬的、刺耳的惊讶声,然后转过身来。对于勇利的反应,维克托咧嘴笑了笑,看起来很满意。

 

有那么一秒钟,勇利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默默地盯着他,欣赏维克托脸上的笑容。然后维克托的话终于灵验了,他哼了一声,挥手让他们离开。尤里·普利赛提不喜欢任何人,除了他的朋友奥塔别克,是城堡里唯一一个被他容忍的人。即使勇利是斯莱特林的院长,但他很久以前就放弃了其他任何的期望。

 

“我怀疑,”他开玩笑说,但维克多只是挑了挑眉毛,看上去很开心。

 

“是的,”他坚持道。“我教他已经五年了,我知道他什么时候不像平时那么讨厌一个人。他至少尊重你。我认为他是在以他自己的方式钦佩你。”

 

勇利忍不住笑了,他的学生肯定不喜欢他。勇利让他在魁地奇比赛前完成额外的作业,就像他对待所有为球队效力的学生一样,这让他很恼火,也许还会有一点感激。

 

“你的第一个早晨过得怎么样?”他反问,他觉得这不值得争论,维克多也笑了。

 

“我今天上午只扑灭了三个火”他咧着嘴笑,“我觉得这是一个成功。”

 

“是这样吗?”勇利开玩笑地回答,“我还以为你喜欢火呢。如果你不在第一天就把它放出来,你会认为这是一个失败。”

 

“嗯,火的确让课程变得更有趣了,”维克托笑着承认。在城堡里,他的魔咒课被认为是一种接近传奇的东西,没有一个学生知道当他们走进大门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有些结局引人注目,有些以灾难告终,但不管怎样,它们总是显然非常有趣。虽然其他一些老师对维克托的独特教学方法提出了质疑,但作为一名学生得分最高的老师,没有人能说他的教学方法没有效果。

 

“让我猜猜,你在第一天就布置了作业?” 维克托加了一句,勇利点了点头,维克多挑起了眉毛,做出了揶揄的判断。

 

“我猜猜,你没有?”勇利回击了,维克托假装很受伤。

 

“当然不是!”他叫了起来,使几个还在走廊里排着队的学生转过身来,好奇地看着他们,“你知道我有多讨厌这么早布置作业。”

 

“我知道你有多么讨厌批改它。”勇利回复道。维克托讨厌批改作业和做文书工作,这在霍格沃茨的工作人员中是众所皆知的。如果他不是一个如此有能力的老师,勇利确信切莱斯蒂诺会介入。但事实上,这个问题从来没被提起过。

 

维克托真正的天赋是在实践中,教学生,发明咒语卖给魔法部。他那革命性的新魔法使他的名字在整个巫师界都很有名,霍格沃茨能留住他这么久真是个奇迹。外交部实际上是在恳求他来为他们工作,但维克托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这个提议。他向勇利解释说他喜欢在霍格沃茨工作给他的自由,他可以在业余时间创造新的魔法而不用魔法部一直监视他。切莱斯蒂诺对一些更灾难性的结果熟视无睹,而忽略了大部分丢失的文书工作,维克托继续为他教学作为回报。这对他们俩来说都是件好事,勇利忍不住自私地感激维克托让他留在霍格沃茨。

 

他们还没来得及再开口说话,上课铃就响了,这标志着休息的结束。时间过得比勇利想象中的要快不少,当他转身离开时他给了维克托一个充满歉意的眼神,他需要重新回到自己的课上。

 

“中午见?”维克托问道,勇利点点头,然后沿着走廊走了。当他不去想它的时候,他对维克多的感觉有时很容易隐藏。但是维克托会微笑,会大笑,会以某种方式看着他,然后一切都会像洪水一样涌回来。这毫无帮助。

 

但当他回到自己的教室时,他把这些想法都抛到了一边。毕竟还有更多的教学工作要做。

 

 

 

 

                          ————————————————

 

 

 

 

一天结束时,在勇利的办公室里发现了披集,他把脚翘在桌子上,漫长的一天之后他们终于放松了下来。披集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勇利,他哀叹着麻瓜研究部门的现状,已经在计划改进。勇利听着,偶尔说些关于他自己的故事。当他把尤里·普利赛提的事告诉披集时,披集只是笑了笑。

 

“我打赌他敬佩你。”披集指出,声音听起来很愉快,“你是霍格沃兹历史上最快抓住金色飞贼的记录拥有者,你拥有的仰慕者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

 

“披集,拜托了,严肃点。”勇利发出哼声,不信地注视着披集,“如果有人要仰慕一个魁地奇杯传说,那一定是维克托。”

 

披集只是转动了一下他的眼睛。

 

“又是维克托?”他问,勇利变得紧张起来,希望接下来说的将不会是他所想的。“你确定你会对某个可能只是朋友的人而谈论他这么多?老实说,勇利,只要邀请他去约会就可以了,我知道你想这么做。”

 

“我们不能约会”勇利指出,他希望能赶紧把话题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他和维克托永远都不可能发生什么,他早已知道这个。“我们在一起工作,这很不合适。”

 

“谁说的?”披集将腿从桌子上放下将身体坐直了,笑着看着勇利一脸的窘迫,“同事每时每刻都在约会。我很确定切莱斯蒂诺将会对这个很乐意。”

 

“好吧,但即使我们那么做,维克托也不会那样看待我。”勇利补充道,决定不能让这个对话再更进一步,“维克托已经有很多为他神魂颠倒的崇拜者追随着他了,他不需要我也变成那样,也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不清楚,勇利。”披集的声音听上去充满迟疑不确定,“他昨晚看起来对你非常友好,我不能确定。”

 

“是的,但那是因为我们是朋友。”勇利强调,“他对我没有别的看法。”

 

“好吧,看来现在只有一种方法可以确定。”披集告诉他,脸上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将你的桌子变成床,然后当他下一次进来的时候躺在上面看看他是什么反应。当然,除非你更喜欢书桌,因为那样的话……”

 

“披集,停下!”勇利呻吟,用手捂住耳朵,试图隔绝好友说的话,“这不会发生的,好吗?”

 

“好吧,好吧,我们不说了。”披集让步了,显然他决定放弃这个话题,尽管勇利肯定他没听完它的结局。“至少现在是这样,让我们坐下来把火焰威士忌拿出来,我知道你藏在这里的某个地方。这是个漫长的一天,我们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做。”

 

 

 

 

                          ————————————————

 

 

 

 

那一周剩下的时间相对正常地过去了,勇利觉得这一年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披集很快就适应了他的新工作,维克托的教室只需要疏散一次,而勇利大多数的学生都将新的魔咒掌握得很好。勇利的迷恋被隐藏的很好,似乎没有人了解它。总的来说,一切都很好。

 

但对他来说不幸的是,命运总能有一些办法确保没有什么事情能长期顺利地进行。

 

在这周的最后一节课上,维克托出现在了他的教室。这并不是不寻常的事情。在过去的一年里,不知什么原因,维克托有了一种顺道来访的倾向,出其不意地出现,扰乱课堂秩序,厚颜无耻地捉弄勇利,让他羞红了脸,在他身后乱蹦乱跳。整整一个星期,维克托都没有再来过勇利的教室,但最后他又出现了。

 

当他来的时候,勇利正在上一节特别困难的课。人类变形术总是复杂难懂的,经常容易让学生们发生尴尬的事情。勇利想要确定他们都能完全明白这个理论,然后再开始实践。而当维克托溜进教室时,他正在解释改变头发颜色背后的复杂技巧。从维克托的移动方式看,这个动作应该是秘密进行的,可是,当他一走进教室,全班同学还是朝他转过身来。维克托一点也不引人注目。

 

维克托对学生们报以一个迷人的微笑,然后挥手将目光移开,眼睛专注地盯着勇利。

 

“我需要借用一下你们的教授,但不是急用,可以等。”他轻轻地说,勇利口中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并不是他不想看见维克托,但当他在教学过程中,每当维克托在附近的时候,他总是容易心烦意乱。当维克托整节课都微笑着看着他,发表诙谐的评论的时候,试图向维克托和全班同学隐瞒他不便的恋爱情怀总是很困难。

 

“做吧,我马上就好。”勇利朝教室后面的一张空桌子点点头,示意让维克托坐在那里。维克托跳了上去,高兴地摆动着双腿,对勇利有些恼怒的表情咧嘴大笑。

 

“现在,在我们开始前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吗?”他向全班同学发问。一个学生举起了手,看上去很紧张。

 

“教授,我们能先有个示范吗?”他问,声音听上去有一点点不安。这是一个公平的问题,人类变形术终究令人怯步的,勇利正准备同意这个提议,他就看到在教室后面的维克托眼中闪烁着顽皮的光芒。

 

“你需要一个志愿者。”他随口说道,从他坐着的空桌子上滑下来,一路走到教室的前方。他的眼睛紧盯着勇利,脸上露出狡黠的微笑。这丝毫无助于勇利的情绪状态。“既然是我打断了你,那就让我来吧。”

 

“这真的没有必要。”勇利坚持说道。但维克托已经站在了他面前,期待地看着他。整个教室也都在专心致志地看着,他不能想出一个足够好的借口来拒绝。相反地,他清了清嗓子,举起魔杖,试着集中精力做些什么。

 

这节课是关于改变头发颜色的变形术,但勇利很难让自己对维克托使用这个咒语。他那银白色的长发突出地提醒着人们他的另一半媚娃血统,它像瀑布一样从他的背上泻下波光,在它移动的时候仿佛能捕捉到光。维克托浑身上下都堪称绝色,但他的头发特别可爱,勇利曾不止一次幻想着用手指穿过它。以任何方式改变它似乎都是亵渎神明。

 

“来吧,勇利。” 当勇利试图摆脱这些难以置信无用的想法时,维克托犹豫着说。全班都在期待着,他的声音中充满着揶揄和挑战。“人类变形术是你的专长不是吗?让我变得漂亮。”

 

“但是你已经够好看了。”勇利还没来得及阻止自己就脱口而出。

 

他大错特错了,今年的开局很糟糕。

【第一章完】

(题外话:

①文中的粗体字都是原文中斜体字的部分

②【你知道这是为我准备的】解释一下,如果有人没看懂的话。【这是为我准备的】中这指代的是【BestFriend】这个词,披集的意思大概是指,勇利最好的朋友是他,不要让维克托代替了这个身份)

【还有就是如果有人觉得我翻译的还行还愿意看下去的话,我会开始准备第二章的翻译的quqqqqqqqqqqqqqqqq】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谢谢】

评论(19)

热度(76)